当前位置:主页 > www.12445.com >

推荐几本经典的文学书

发布日期:2019-08-05 09:01   来源:未知   阅读: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 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 贾平凹的《我是农民》 徐贵祥的《历史的天空》 阿来的《尘埃落定》 陈忠实的《白鹿原》 王安忆的《长恨歌》 李准的《黄河东流去》 凌力的《少年天子》 这些都是茅盾文学奖的作品都不错的哟还有季先生生前最后的授权作品是《读书与做人》,书中精选了季先生读书、治学期间对平生师友的回忆文字。翻读这本书,对我们这些后来人,总有很多的人生启示。 2009年4月8日,张爱玲封存数十年的小说《小团圆》在大陆出版,这本迄今最接近张真实生活的小说,却让“张学”研究者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小团圆》描写出身传统家族的女主角,与有妇之夫、汉奸邵之雍热恋的故事。小说中极度赤裸的性事描写,使人无法相信这是出自张爱玲手笔。 此前,《小团圆》繁体版在港台出版,港台媒体似乎怕它不畅销,狠劲挑出其中所谓的“性”的奇异,作为宣传噱头。书中所谓的“爆料”确有不少,可“性”的描写,倒还不算出格。而且那些诸如“张爱玲的母亲和姑姑在欧洲共享一个男人”、“胡兰成和苏青有性关系”之类的爆料,放到书中,也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反倒是浮在“性”之上的“情”,读过之后,让人更为震动。 《小团圆》虽然热销了,然而“违背作者意愿的书该不该出?作品涉及的敏感话题该不该删”成了媒体焦点,无数人对张爱玲的好奇在《小团圆》中得到了满足,但太过彻底的“坦率”也打破了张爱玲在许多人心中的幻想。《小团圆》的确是面镜子,它照出了“张迷”们不知道的另一个张爱玲。 2009年父亲节前夕,备受争议的著名作家阎连科,推出《我与父辈》,畅销30万册,与他此前遭禁的几本书待遇截然相反。 对于《我与父辈》一反常态,没有争议,没有指责,好评如潮,非常畅销,被誉为“2009年最感人的书”,阎连科说,不是这本书写得好,而是它写出了人间最普遍的亲情,可能当下人们最缺失的也是这个,所以大家都喜欢。 《我与父辈》讲述了生活在偏僻农村里的父亲、大伯、四叔坎坷而平淡的一生,以及自己艰辛的成长经历。书中关于对父辈亲情的这段描述超脱了时代,直射入民族精神的核心,即使在当前,相信也能引发包括“90后”、乃至“00”后年轻人在内的读者广泛的共鸣。阎连科以一个过来人的眼光,将自己的悔恨与懊恼娓娓道来,一个个平淡的字语,都化为一根根利针,刺入每一个读者的心田。经历过的人读这长文会有一种共鸣;而没经历过的人,却有一种警醒与启迪。 现在逛书店,显要之处总能见到梁文道的书。梁文道“转战”内地,1月《常识》初试啼声,3月是《噪音太多》,4月是《我执》,10月《读者》又大面积地铺开。四本书换了三家出版社,似乎并不多见,想是梁文道的书十分畅销,每家出版社都争着分到“一杯羹”。 梁文道的成名,其实要拜电视媒体所赐,说白了,只是“电视媒体”的走红,并不是梁文道思想的走红,说起来,梁文道也真谈不上思想,说来说去都是拾人牙慧,假他之口说出来罢了,只是他比较勤快,看的书多,又博闻强识,节目上能随时随地用起典故来,但他也仅是个纽带,穿针引线,把这些东西串起来而已。 10月,是共和国成立60周年的生日,回忆和描写解放战争的作品纷繁多样:小说、回忆录、电视剧等等。著名作家王树增的《解放战争》(上、下部),在这中间无疑是分量最重的。全书130万字,全景式地展现了解放战争的全过程。 2009年,一部名为《东北往事:黑道风云20年》的小说,忽然登上各大书店的排行榜,并且迅速推出了第二部、第三部。这部“直击东北黑道病态生存现状”的长篇小说,在某网站连载以来,受到了广大网友的热烈追捧,获得了超过2000万的惊人点击量,人气远远超越《明朝那些事儿》、《藏地密码》创造的纪录。作者孔二狗也因此成为最具神秘感的网络当红写手。 让人意外的是,这位写尽20年风云故事的写手,竟然是一位80后上海高级金领。《黑道风云20年》里,孔二狗用沉重又不乏幽默的笔触,带给读者全新的阅读体验,很多语言类似赵本山的段子,看得人忍俊不禁。这部小说,就其本质,更多的是一部市井小说。就如《金瓶梅》披了色情故事的外衣,《黑道风云20年》借着黑社会故事的壳,要讲的却是中国社会二十年来的人情百态,各种人物挣扎着求生存的故事。如孔二狗在开篇所提到的,“想考问的,是社会与人性”。总体来看,不能说达到了这样的高度,但确实向我们展现了一个真实而精彩的世界。